jyliyun1

晋纪二十(3)石虎立石世

后赵王石虎与群臣商议重新立太子,太尉张举说:“燕公石斌长于军事,彭城公石遵长于礼教,就看陛下选择哪位。”石虎说:“正合我意。”戎昭将军张豺说:“燕公的母亲出身低贱,本人也曾经有过过错。彭城公的母亲因太子石邃之事被废黜。如果立彭城公为太子,我担心他对您不可能没有丝毫的忌恨,愿陛下慎重考虑!”

当初,石虎攻克上邽时,张豺抓获了前赵主刘曜的小女儿安定公主。石虎因她姿色出众,纳为妾,十分宠爱,生下齐公石世。张豺想立石世为太子,希望刘氏为太后,自己便能得以辅佐朝政。于是,张豺就劝石虎说:“陛下前两次立太子,他们的母亲全都出身低贱,所以才导致祸乱不断。如今应该选择母贵子孝者为太子。”石虎说:“你不必说了,我知道该立谁了。”

石虎再次和群臣商议,说:“为何我专生凶恶的儿子,一过二十岁就要杀害父亲?如今石世年方十岁,等他二十岁时,我已经老了!”于是与张举、李农决定,命令公卿大臣们上书请求立石世为太子。

大司农曹莫不肯签名,石虎派张豺去询问原因,曹莫说:“治理天下的重任,不应该选择年少者,所以我不敢签名。”石虎说:“曹莫是忠臣,却没有领会朕的用意;张举、李农深知朕意,让他们去说明一下。”于是立石世为太子,立刘昭仪为王后。

两次立太子,两次骨肉相残,石虎心有余悸,对年长的儿子已经不再有信心了。所以,张豺一提出年幼的石世,石虎就心动了。他更多地是考虑自己的安全。

虽然经历了两次错误,石虎并没有反思,并没有找到根源,也就无从改变。立年幼的儿子,固然避免了自己受到威胁,却让自己的政权面临危机。


晋纪二十(2) 桓温与殷浩

东晋讨论平定蜀地之功,准备把豫章郡赐封给桓温。尚书左丞荀蕤说:“如果桓温再平定了黄河、洛水地区,那将赏赐他什么呢?”于是朝廷任命桓温为征西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封为临贺郡公:任命谯王司马无忌为前将军,袁乔为龙骧将军,封为湘西伯。

  桓温权威日盛,名声大振,朝廷对他也惧怕三分。会稽王司马昱认为扬州刺史殷浩素有盛名,朝野都很推崇,便让他作为心腹,参与总揽朝政,以抗衡桓温。此后,殷浩和桓温互相猜忌。

殷浩认为征北长史荀羡和前江州刺史王羲之名声不错,便提拔荀羡为吴国内史,王羲之为护军将军,辅佐自己。荀羡是荀蕤的弟弟,王羲之是王导的侄子。王羲之认为朝廷内外应当融洽团结、和谐相处,国家才能安定,他就劝说殷浩不要和桓温制造隔阂,殷浩却没有听从。

桓温与殷浩之间的矛盾,实际就是晋王朝与桓温之间的矛盾。桓温想专权,甚至想取代晋王朝。晋王朝还在竭力挣扎。


晋纪二十(1)石宣杀石韬

    后赵王石虎十分宠爱秦公石韬,想立为太子,但考虑到太子石宣年长而犹豫不决。石宣曾违背指令,石虎气愤地说:“真后悔没有立石韬!”石韬因而更加骄横。

    石韬在太尉府建造了一座宫殿,取名为宣光殿,梁长达九丈。石宣勃然大怒,杀掉工匠,截断横梁,拂袖而去。石韬大怒,把横梁增加到十丈。

    石宣对亲信杨柸、牟成、赵生说:“如果你们把他杀掉,我即位以后,一定把他的封国分给你们。石韬死后,主上一定会亲临哀悼,我再趁机把他杀掉,没有不成功的。”杨柸等同意了。

    永和四年(公元348年)八月,石韬到东明观夜宴,住宿在庙里。石宣派杨柸等人刺杀了石韬。第二天,石宣禀报石虎,石虎悲惊交加,昏厥许久才苏醒。石虎准备前往吊丧,司空李农劝阻说:“还不知道凶手是谁,如果凶手还在京师,大驾不宜轻率出动。”于是石虎下令戒严,在太武殿进行哀悼。石宣前往吊丧,不仅不哭,还呵呵窃笑,揭开被子观看尸体,大笑而去。他准备委罪给大将军记室参军郑清、尹武,把他们抓了起来。

    石虎怀疑是石宣所为,就谎称他母亲杜后病危,召他入宫。石宣没有察觉,进入中宫,被扣留起来。建兴人史科告发石宣,石虎派人抓获了赵生,杨杯、牟成逃跑了。赵生全部招供,石虎就把石宣囚禁在席库,用铁环穿透他的下巴颏,让他舔凶器上的血,石宣的哀嚎之声震动宫殿。

佛图澄对石虎说:“石宣、石韬都是陛下您的儿子,如果再杀掉石宣,这是祸上加祸啊。陛下如果能施以仁慈宽恕,福祚之运尚可延长。”石虎没有听从,他命令在邺城北堆上柴草,上面架着横杆,横杆上安置辘轳,绕上绳子,把梯子靠在柴堆上。石韬所宠幸的宦官郝稚、刘霸揪着石宣的头发,拽着他的舌头,拉着他登上梯子。郝稚把绳索套在他脖子上,用辘轳绞上去。刘霸砍断他的手脚,挖出眼睛,刺穿肠子,让他的受伤程度和石韬一样。然后点燃柴火将他烧死。火灭以后,将灰烬放在各个城门的十字大路中。

    石虎还杀掉了石宣的妻儿。石宣的小儿子才几岁,石虎一直非常喜欢,想要赦免他,但群臣把他抢过来杀了。小孩拽着石虎的衣服大哭,腰带都拽断了,石虎因而大病。石虎黜废石宣的母后杜氏,贬为庶人。石虎还杀掉了石宣的左右三百人,宦官五十人,全都车裂肢解,抛尸于漳水河。将太子东宫改来饲养猪牛。东宫卫士十多万人全被贬去戍守凉州。

    石宣谋杀石韬之前,赵揽曾对石虎说:“宫中将有变故,宜加防备。”石韬被杀以后,石虎怀疑赵揽早知道此事,把他杀了。

    兄弟之争终究没能避免。

    历史上,如此多的骨肉相残,不能不令人深思。究其原因,一是利益之争,二是缺乏正确的引导。

    石虎为自己的利益杀死了石弘,为他的儿子们树立了一个不好的榜样。在对待太子石宣和宠子石韬上又没有正确地引导。对石韬是屡屡纵容,对石宣的不满情绪也听之任之,终究酿成大遭难。


晋纪十九(18) 俞归使凉

永和三年(公元347年)十月,东晋派侍御史俞归到凉州,授予张重华为侍中、大都督、督陇右、关中诸军事、大将军、凉州刺史、西平公。

张重华想称凉王,不肯接受诏命。他让亲信沈猛私下对俞归说:“主公世代都是晋朝忠臣,如今却不如鲜卑,为什么?朝廷封慕容皝为燕王,主公却仅仅是大将军,怎么来褒奖忠臣贤良呢?您应该向河西发布文告,共同劝州主作凉王。臣下出使,如果对国家有利,擅自决定也是可以的。”

俞归说:“阁下错了!过去三代称王时,爵位最尊贵的就是上公。后来周室衰微,吴国、楚国开始僭越称王。其他诸侯之所以不加非难,是把他们当作蛮夷来对待。假如齐国、鲁国称王,其他诸侯难道会不四面攻击吗?汉高祖封韩信、彭越为王,不久就把他们全部诛灭,这是权宜之计,不是厚待他们。圣主因主公忠诚贤明,所以赐爵为上公,授以一方重任,恩宠至极,岂是鲜卑所能比的?况且,功有大小,赏有重轻。如今主公刚刚继位就称王,如果率领河西民众东进,平定胡人、羯人,修复陵庙,迎接天子返回洛阳,将被加授什么职位呢?”

张重华这才作罢。

张重华虽无凉王之名,却有凉王之实。但他还真就在乎这个名。

俞归出使凉,也算是不辱使命。

晋纪十九(17) 石虎攻枹罕

永和三年(公元347年),后赵凉州刺史麻秋攻打枹罕。晋昌太守郎坦认为枹罕城太大难以防守,建议放弃外城。武成太守张悛说:“放弃外城会动摇军心,大事就完了。”于是宁戎校尉张琚固守外城。麻秋率八万人包围城池,云梯地道,各种办法进攻,城中军民顽强抵抗,麻秋死伤数万人。后赵王石虎派将领刘浑等率两万人帮助麻秋。

郎坦怨恨张悛,让军士李嘉悄悄地带一千多后赵兵登上城墙。张琚督促诸将奋战,后赵军被迫后退。麻秋退守大夏。

石虎任命中书监石宁为征西将军,率两万多人作麻秋的后继部队。张重华任命谢艾为使持节、军师将军,率三万人进军临河。谢艾乘着轻车,头戴白帽,击鼓前进。麻秋望见,大怒,说:“谢艾一个年少书生,如此穿着,这是轻视我。”于是命令三千龙骧兵驰马攻击,谢艾的左右大为惊忧。有人劝谢艾上马,谢艾不听,坐在交椅上指挥,后赵军以为有伏兵,不敢再前进。别将张瑁率兵从小路截击,后赵军被迫退兵。谢艾乘势进攻,大破后赵军,麻秋单身匹马逃奔大夏。

五月,麻秋和石宁率领十二万人驻扎在黄河以南,刘宁、王擢接连攻克晋兴、广武、武街,直至曲柳。张重华派将军牛旋抵御,退守枹罕,姑臧城大为震恐。张重华想亲自出征抵抗,谢艾恳切劝谏。索遐说:“君王镇摄一国,不可轻率行动。”于是张重华任命谢艾为使持节、都督征讨诸军事、行卫将军,任命索遐为军正将军,率两万人抵抗赵军。别将杨康在沙阜打败刘宁,刘宁退守金城。

石虎派征西将军孙伏都、将军刘浑率两万人与麻秋会合,长驱直入,屯军于长最。谢艾竖起大旗誓师,恰好大风吹起,旌旗直指东南,索遐说:“风向就是号令,这是上天的帮助。”谢艾屯军于神鸟,击败王擢。八月,谢艾大破麻秋,麻秋逃回金城。

石虎叹息道:“我以偏师平定九州,如今拥有九州之兵却受困于枹罕,他们有人才,不可图谋!”谢艾班师返回。

后赵进攻前凉,屡屡受挫。一方面是后赵穷兵黩武,实力下级,也是他们轻视前凉所致;另一方面,前凉有谢艾等人才辅佐。